朝醉至夕

求约稿

佩利快把题目吐出来

       “安迷修!你给我醒醒!”

         雷狮抱着满身是血的安迷修,哭的撕心裂肺,

         “我喜欢你啊”

          ……

         安静了两秒

        “你不是说只要我向你告白,你无论如何都会醒吗?”

          ……

          ……

          ……

         安迷修的手指动了一下,他用尽全身所有的力量睁开眼,对上一双含泪的星空

           ——那是雷狮的眼睛

          他说了一句话

          “雷狮……在下——

           “——也喜欢你。”

           这是安迷修留在世间的最后一句话

            因为——他






              声带坏了

              ……

              安迷修每天都在努力的练习发声,他想,有一天可以……再向雷狮告一次白

              可他真正能说出那句话时,将要听到的那人却永远醒不来,那话啊,也便在心头,再也说不出。

           雷狮告诉安迷修,他好像生了点小病,要去医院住一段时间,另外有人给他捐了声带呢,

         ——很久以后——

             【……怎么会呢——明明只是一个小手术啊……】

           “其实大哥很久以前就患上了很多病,他一直没有告诉你吧?”,这是卡米尔说的,

            “安迷修,你的脑子还真是少的可怜啊——算了,雷狮老——雷狮都死了,我留在这里也没意义了。”这是帕洛斯说的,

            “喂,安迷修!虽然我很想给你打一架,现在你得先让我打一顿!”,这是佩利说的。

              安迷修茫然的坐在地上,他不感觉疼

            【……哎,什么东西滴在手背?下雨了吗?】

             后来他才知道,他是哭了

            【雨怎么下也不停了呢……】,他想

             朦胧中,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沙发上

           【是雷狮吗?】他只想,他没有说出口,那个乐观,积极,爱说话的安迷修,可能早就已经死了。

           卡米尔看着对着空无一人的沙发傻笑的安迷修,忽然,他给了安迷修一耳光

            “安迷修!你醒醒吧,我大哥早就死了!”不知是不是卡米尔的动作太大,安迷修眼中的泪水撒了出来,安迷修依然茫然的看着他,安迷修动了动嘴唇,没有说出来话,

             【雷狮呢、】

            【  哦,对了,】安迷修坐下,【一切都是自己的幻想啊……】

             安迷修想,他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

            几个小裁判球小声的讨论着,

           “安迷修大人真是可怜啊”

           “对啊对啊,幻想症,真可怜”

           “希望神祇保佑他吧——啊!秋大人!”

            “明明自己亲手处理掉所爱的人和想保护的一切,有什么好可怜的?”

              “对不起秋大人!我们马上把文件送去!”

               秋看着远去的裁判球,''这就是你的惩罚啊……安迷修”,秋喃喃自语。

             “身为活到最后的人的痛苦‘’一滴泪划过她的脸颊——

                 ——落入凡尘,也许,会流到另外一个人的眼里

                   永无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