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醉至夕

求约稿

帕洛斯生日快乐!大家万圣节快乐!/第一次画逆光比较丑见谅

记忆在流失·卡

“雷狮,这钟感觉,一定会很痛苦吧-”那人将手中的蓝色瓶子交给一个黑影,黑影来到一个蛋糕店里...

    ……

    卡米尔推开了门,“卡米尔,回来了。”

    雷狮提着瓶啤酒笑着看他,卡米尔夺走酒,“大哥别闹,你的伤还没好。”

    卡米尔说着一边放下手中提着的蛋糕,…总觉得忘了什么。“你又在蛋糕店里吃蛋糕了?”卡米尔脸色一变,一摸嘴角上面果然沾到点奶油,雷狮也不大在意“下次少吃,帕洛斯和佩利呢?”

      “……”

       卡米尔沉默了两秒,然后夺门而出,终于想起自己忘了什么,他把帕洛斯和佩利丢到了蛋糕店旁边的烤肉店了!最重要的是他们俩不认识路!!!

       看着门被夺走,啊不对是被关上,雷狮的表情也严肃点了,那双眸子中隐隐在担心什么,然后他摇了摇头,也许只是自己的错觉吧。雷狮拿起刚才卡米尔放在桌子上的啤酒回室了。

      当雷狮再次吞了一口酒,觉得时间有点儿长,然后他穿上卫衣,准备出门看看。有人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大哥,我好象……迷路了。(位置共享)”雷狮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隔着屏幕都能闻到卡米尔的窘迫。

此时的卡米尔而迷茫而不安的站在寒冰湖。佩利无聊的蹲在地上,帕洛斯一脸绝望的第五次开口“卡米尔…往那边走,就可以回去了…再说位置共享不就是在……”卡米尔把围脖往上拉了拉,“有道理,但是还是大哥过来了再说。”帕洛斯眼神一暗,...卡米尔以前没这么...是发现了什么吗...要不要...

……

       当雷狮找到卡米尔时,卡米尔正一脸敌意的看着帕洛斯和佩利,双方正是一幅要动手的样子,雷狮眼底闪现一抹寒意,“帕洛斯,怎么,想造反吗。”虽然是疑问句的但却用的陈述的口气。“雷狮老大,我没…”此时的雷狮不由分说的一锤子打过来,帕洛斯一惊,急忙丢出几个暗影使者才勉强挡住,连连退后几步,“雷狮老大!听我解释!”佩利扶着帕洛斯,“老大!明明开始就是卡米尔先动的手!”

      雷狮眼睛一眯,转头看着卡米尔,卡米尔的脸色不太好看,“卡米尔——”“你是谁?”雷狮沉默了一秒“帕洛斯,你们先回去。”帕洛斯低下头,“是,雷狮老大。”眼神里却闪着光。

     卡米尔看着佩利抱走了帕洛斯,“虽然不认识你,但是给我的感觉并不陌生,你是谁?”

雷狮抱着卡米尔,把下巴放在卡米尔头顶“我是你大哥,也是你的——”

     “恋人。”

    “恋、恋人?”卡米尔的耳朵瞬间红了,可是却在强装镇定,“好、好吧。”

虽然这样的事几乎每天都要上演一遍,但雷狮在卡米尔面前永远是自然的,尽管他在帕洛斯那边脸色是阴沉的。

     帕洛斯看着一片和谐的景色,虽是笑着的,眼底却一片冰冷,顺手揉了揉路过的佩利的脑袋,眉头才稍稍放松些。

     ……

    “你是谁?”“你大哥外加你恋人”雷狮的唇轻轻落到卡米尔的脸上,卡米尔近来更不好,有时早上说了下午就忘,绝望吞噬着他,困兽仍在争斗。

     雷狮从未想过那一天会来的那么快。

下午五点多

    雷狮出去和帕洛斯买菜(别笑,我认真的),准备做晚饭。

下午六点整

     在经过一片幽深的地方时,帕洛斯忽然不走了,“喂,帕洛斯,你在干什么?”头上还顶着一颗西兰花的雷狮语气并不太好的说,帕洛斯一脸无辜,“我脚疼,可能是歪了...”雷狮把手中的菜一放,头上还顶西兰花,脸色十分不好看的走过来了,“帕洛斯,你该不会是想让我抱你回去吧?还是背着...”

    “呵呵...自然不敢。”

     帕洛斯的手猛的一抓,眼里的狠意没有掩饰“我要你死!”暗黑使者铺天盖地的围了上来,响起接连不断的爆炸声,等烟雾散去一个人依然在,那星眸中闪着愤怒的光,帕洛斯退了一步,“喂!你还不帮忙?!”银爵才从黑暗中走出...

      此时的卡米尔心中十分不安,他也想出去,但是佩利拦住他,“卡米尔!你不能出去!老大和帕洛斯说的!”佩利一脸坚定,“让开!”卡米尔一把推开佩利,“喂!卡米尔!...今晚的肉肉QAQ!”

   ……

    双方都受伤了,此时的帕洛斯已逃的没影了,

   “…让开”雷狮擦了擦嘴角的血,脸色有些阴沉,银爵的态度也不太好,“把那东西交出来。”,“让开!!!”雷狮眼底一喑,…要用那招吗…

   “大哥!”雷狮听到这声音一惊,回头一看,果然是卡米尔,与此同时,银爵也动手了,“卡米尔!!!”雷狮瞳孔一缩,急忙挡在卡米尔前面。

        ……

       “咳咳!”看着卡米尔迷茫的眼神,雷狮知道,时间到了,“…卡米尔…咳咳…记得我…是谁吗?”

        “…你…还好吗?”

       “我是谁?”雷狮固执的问,

       “……”大哥…大哥!该死!怎么说不出口!

卡米尔明明已经想起来了,可却该死的说F出来,被堵住了,那是一个——带着血气的吻。

     “我是你大哥,同时也是你…晚安,卡米尔,记住你的名字。”

       雷狮笑着伸出手,大约是想擦溅到他脸上的血,那手却忽的落了空。

       满天繁星一瞬间坠落,星眸之中再无一人影象。

      卡米尔忽地跪在地上,“大哥…大哥…”忽然,他被一人一脚踢开。

     帕洛斯笑着看着他,手中还沾着血,“嘀——参赛者佩利、雷狮已确认回收。”亳无感情的机械音响起,帕洛斯轻轻抬手,将那条染血的头巾抽出来,拍在了卡米尔脸上,转身离开了。

     “大哥!!!”

       滚热的泪一下子咆哮而出。

        “一切都结束了。”又要开始新的旅途,帕洛斯无趣的看看身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