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醉至夕

求约稿

我要好好画画啊。。。。求关注

我,要约稿,你们觉得。。。值多少?

血红色的玫瑰,那是在下死不渝的爱•安

“安迷修· · ·我累了。”

      · · · · ·         

    “我真的好累”

       · · · ·

     “安迷修,答应我,活下去。”

      “别走,”安迷修拉住他,他把一大束花递给雷狮——一大束白玫瑰,【白玫瑰花语——我足以与你相配】

        雷狮瞥了一眼,一把把花扫在地上,白玫瑰的花瓣洒了一地,

      “安迷修· · ·你当是给我,上坟吗?”

        · · · · · 

      “安迷修· · ·你当是给我,上坟吗?”

         安迷修恍惚想到,那年他第一次把花递给他的旧时光。

         海盗瞥了一眼花,“你什么恶趣味?”然后把他扑倒了,

       “喜欢的,就要抢,这才是我的做风。”,海盗把花塞回他手里,然后又不讲理的抢回来,花瓣落下来,洒在他的头上,

         安迷修第一次觉得,原来恶党,也可以让人那么心动。

         时光都早已落满灰尘,已回不去了。

         那年他像恶党告白,手中依然是白玫瑰,

      “哈?”恶党的嘴角抽了一下,“安迷修你脑子被打傻了?还是向你哪位小姐告白失败,失了智?那也别给我。”,安迷修可所谓是痛心欲绝了,自己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家伙?

           依然记得自己当时什么也没说,只是抱住了他----然后吻了他。

          “时光未旧,只是落满灰尘”

           已经不记得这是谁写的,但是,他只想到这么一句,他叹了口气,

          把玫瑰铺满恶党的坟头,花色与雪色融为一体,不知为什么,安迷修忽然觉得空落落,他一滴泪也没落下来,只是隐约觉得心口发疼而已。

           · · · · ·

          入夜,安迷修光着脚坐在窗台上,身边的红玫瑰簇拥着他,

         花瓣被风吹散在他的头上,不知为何,也吹入他的眼,在坟头都未落泪的他,

          泪水划过脸颊,安迷修张大嘴哭泣,泪水,或者只是几滴露水,跌入了花丛中,安迷修突然从窗台上跳下来,像亿万次他想象中高楼一跃而过跳了下去,然后,

         一个温暖的怀抱接住了他,他会对他说“安迷修!你傻子吧!”

          想象中温暖的怀抱没有出现,想象中那个愤怒的人· · ·也· · · 没出现,心口微疼,接住他的,冰冷的地面。

           · · · 

         安迷修从土里爬出来,他的眼睛亮闪闪的,闪着什么奇异的希依,他疯了似的跑到那个地方,

          他气喘呼呼,那双湿漉漉的眼睛下是难藏的狂喜,

       “恶党,白玫瑰是有点不好看,在下给你换上红玫瑰好不好?”

         · · · · 

         “那在下当你同意啦!”安迷修欢快的说着,然后蓝色的光一闪而过,似乎没留下什么痕迹,那也只是,似乎啊。

           安迷修的表情是决然的,带着开心,血顺着刀流了下来,滴到花瓣上,看上去的确是红玫瑰,安迷修开心的笑了,像个孩子似的。

          “· · ·哈~”

          “哈哈哈· · ·”

          “哈哈哈!!!”

           他似乎还嫌血流得不够尽兴,使劲割了两下,蓝色的光焰洒向花海,安迷修疯了似的笑着。

               ——————我是第二天的密封线————————

             参赛者们发现他的尸体时,安迷修的脸上还挂着笑容,看上去张扬极了——那不是属于他的笑容,艾比看着他,冷哼一声,晚上扯着弟弟的呆毛走了,

            “疼疼疼!!!老姐松手啊!!!”

            “ 闭嘴!!!!”艾比的声音中夹杂着鼻音。

                安迷修· · ·艾比吸了吸鼻子,他——就那就那么让你——心动吗?

               曾经弱小的女孩已经长大,她明白安迷修的意思——她用积分买下雷狮旁边的墓地,墓碑上刻——

            “喜欢海盗的傻子骑士”

                她已经长大了,

                骑士不会再保护她了,那就让她,来守护骑士吧。

                公主殿下将永远铭记海盗与骑士的爱情,即使,那无人所知。

               “血红色的玫瑰,那是在下死不渝的爱。”

 

 

风,紫堂幻

风轻轻吹过少年的头发,紫色的发丝上沾染着少许红色,无助的坐在地上,身边大量美丽而优雅的金色光蝶尽情的飞舞,像太阳,虽美,会被刺伤,草地上开着零星的两三朵小花,风柔和的吹过,带来那么一丝的温柔,然后又飞向其他的地方,少年阳光的微笑又出现在脑海里,像自己这样的人.........

              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变得强大 。。。。不是吗?泪珠滑过脸颊,遗落在草地上,痛苦,弱小,难过,试图改变,又无所适从,孤独,无助,懦弱,胆小,没用,连颗棋子都算不上,从没有人考虑过自己的感受。。。。

               如蝶一样的睫毛轻轻颤抖着,有什么东西快速划过.

               我真的已经很努力了啊!

               努力拼搏 

                努力变强 

              又换来了什么?终于 ,别人的棋子了吗?紫堂幻苦笑一声,然后,然后遇上另外一个,不同的温暖,柔和,又有和自己一样的伤痛

             ‘’。。。哈。。。‘’苦笑 

                  真的是,赢了比赛,输了所有,又包含了多少无奈与惋惜,亲手抹去生命中所有的温暖,很残忍吧,

                 活到最后的那个人,才是最痛苦的那个

                  因为怕被再次推开,所以主动推开, 

                  因为怕光的离开,所以主动离开, 

                  因为怕被伤害,所以主动伤害别人, 

                  。。。金啊。。。

                  。。。我心中最高贵的那个啊。。。。

                紫堂幻的眼泪不断的下 

                 。。。。可不可以。。。。

                赐予我,那么一丝温暖呢  

               柔和的风没有吹过来,刺骨的寒风吹来

                忍受那么多的痛苦

               换来的力量,竟然,是邪恶的, 

                本以为经过那么长时间的相处,也算有了点感情,

              但是, 

             。。。。 为什么。。。。。    

            。。。 为什么要杀我啊。。。时间不会留给这样的人很多, 

            痛苦缠恋这脆弱的心  

            。。。看着少女离开的身影,

         ‘’别。。。‘’                                                                                                      伸出的手,再次落空

          。。。别丢下我一个人啊。。。                     

           伸出的手在风中僵着。。。终于慢慢收回

           手中的金色的刀,。。。。那是可以杀死神唯一的刀,死啦,连意识都不会留下,许下的愿望早已实现,让金,他们重生在,一个没有凹凸大赛的地方                                 金色的光芒映入心中 

          圣光在一次出现 

           。。。。明知道

          不会再遇见他们了,

           为什么,会这样开心啊 

          生命的最后一刻,

           紫堂幻露出一个柔和的微笑 

          。。。。。。

‘’金,格瑞,凯丽,等等我‘’

  ‘’笨蛋,再不跟上来就不等你啦‘’

   ‘’紫堂,快点啊‘’

      可惜,一切都是幻想呢。。。。痛苦,似乎特别眷恋脆弱的心